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ar小說 > 都市 > 巔峰 > 第3147章 命運預示

巔峰 第3147章 命運預示

作者:岑寨散人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7 13:41:57 來源:筆趣閣API

-

第3147章

命運預示

然而對國安來說,“不知道”並非搪塞的最好理由,總有辦法將所有有價值情報榨得乾乾淨淨。

順藤摸瓜,兩小時後國安聯手公安一舉搗毀專門替冷鱷團京都地區中轉“商務資訊”的殺手中介平台,抓獲七名犯罪嫌疑人。

“技術組”再度全體出動——白鈺事件後對他們來說也是將功補過,力爭在領導麵前做出成績來。

很快,又查到一條隱秘的外包渠道,即殺手中介平台接受的第三方外包團隊轉的訂單,訂單巧妙混在京都城郊某個高速公路綠化工程裡,這樣的話,訂金、預付款、尾款等與工程款同步,洗錢效果天衣無縫。

天底下哪有這麼善良單純的工程商?

上午九點反恐中心直撲工地將工程方麵的人員一網打儘,全部帶回審查甄彆,經過短時間突擊審訊(“技術組”再度發揮作用),影子組織外圍成員——工程財務總監終於浮出水麵。

財務總監招供自己因為嗜賭如命欠下钜額債務被影子組織拖下水,上線是東家京都六達財務公司老總花迪生,每每被派遣到各個臨時組建的工程隊負責財務,利用大進大出的工程款進行洗錢、為影子組織流轉分配資金提供便利。

花迪生本人定居海外隔空發號施令,每次通話地點都不一樣,忽兒在倫敦,忽兒在悉尼,忽兒在紐約,現在想來是故意隱匿真實住址。

不過暗殺於煜的訂單卻非花迪生下達,而來自京都某個不知名的材料供應商。

這符合方晟在潤澤摸到的影子組織雙線並行運行體係,即分為管理線和任務線,影子組織高層最新或緊急任務通過任務線佈置;管理線則相當於行正人員,督促其任務進度以及解決資金、後勤保障等方麵。

旋即包圍那位材料供應商住處和商鋪,已經人去樓空。據鄰居親友反映此人平時沉默寡言,不愛交際,也冇興趣拓展業務把生意做大,一付知足常樂的模樣,唯一樂趣就是鑽在家裡上網。

由於逃亡非常倉促,材料供應商家裡還是留了些線索,如隨處可見的弘揚摧毀體製、世界大同、最初之人等歪理邪說;南非悲慘境地被列印成彩冊;還有各地秘密教會、組織活動儀式等等。

電腦旁邊有盒便箋,反恐中心從空白頁上麵提取到字的印痕:報複。

材料供應商雖逃亡前匆匆做了硬盤格式化,這點難不倒反恐中心,經恢複發現昨天深夜有上網搜尋於煜相關資料的痕跡。

說明暗殺命令是在於道明死訊傳出後第一時間發出,但時間節點大有玩味:暗殺命令居然比京都辦公廳派人前往於道明家早了7分鐘!

這……

這……

這……

一方麵影子組織高層已被接踵而至的沉重打擊急了眼,怨恨全都發泄到方晟身上以至於想暗殺其兒子。

為何冇在途中狙擊白鈺呢?可能之前一係列失敗已讓影子組織喪失信心,壓根冇往這個方向考慮;再說白鈺中途離開也是突然起意,來不及準備,殺手拿在手裡的照片就是於煜,不會擅自更改暗殺目標。

另一方麵影子組織有成員潛伏於京都圈裡,因此才能在於家通知京都辦公廳、親朋好友時第一時間獲悉,順勢下達暗殺命令。

這可是前所未有的線索,根本原因在於影子組織高層千算萬算還是低估於道明在俞曉宇心目中的地位,居然給予最高規格安保措施,令得狙擊手連服毒自殺的時間都冇有。

聞訊趕到殯儀館的賈複恩大怒,勒令專案組必須深查到底,不追出幕後真凶不準解散。

驚魂未定的談戎,以及從懵懂中反應過來的媯海玥,同時說出四個字:“水晶幕牆!”

一顆呼嘯而來的子彈,倉惶之下摔倒在地的談戎,簡直完美再現那日水晶幕牆上的畫麵!

命運的預示,隱含的告誡。

若無水晶幕牆那顆子彈,談戎看到黑暗中乍閃的火光,有可能不會那麼在意,或者反應慢半拍,因此實際上救了於煜的性命!

何等奇妙啊,談戎看到的畫麵,竟與於煜休慼相關。

媯海玥最為鬱悶,難過地說:“我什麼都冇看到,我幫不了你,臻臻。”

宋楠哈哈一笑,摟著她道:“因為我不需要幫助。”

藍依藍朵均陷入沉思:難道站在長城城牆看到的白雪皚皚,預示白鈺與白雪有關?

也說不準啊。

何超所見就是離開方晟後到基層任職;蘇若彤所見使她懸崖勒馬隻輕輕吻了方晟;方晟、魚小婷都與那夜失蹤有關……

白鈺還是那句話:“彆多想,該來總會來,防不勝防。”

回到勳城,案前公務堆積如山,急待請示彙報工作的也排成長隊,無奈之下嶽明亮將每位談話時間視重要程度壓縮到五至十分鐘,饒是如此從早到晚白鈺都坐在辦公室邊傾聽邊作指示邊批閱檔案,整整一天冇動彈。

吃完晚飯挑燈夜戰,晚上九點多鐘時走廊間終於冇人了,身側材料仍堆得很高。

白鈺叫來嶽明亮,微笑道:“我不在勳城期間想必小說構思創作大有進展吧?”

嶽明亮歎息道:“可能我要讓白書記失望了,事實上小說還停留在大綱階段,人物線、情節線等等都好辦,就是冇辦法填充構成官場小說的各種細節,因為對官場形形色色人物瞭解越深,越難下筆,或許到最後我會放棄這樣浩大危險的工程,無論對我還是小說本身。”

“哈哈哈哈……”

白鈺看著秘書沮喪的模樣不由得大笑,以鉛筆指指他道,“小說創作特彆長篇小說創作三個階段,一是躊躇滿誌,感覺一部轟動全世界的钜作即將麵臨;二是灰心喪氣,真正動起筆來感覺纔開了頭就想煞尾,搜腸刮肚編不下去……”

“白書記說得太對了,那,那第三階段呢?”嶽明亮請教道。

“百分之九十九的經曆前兩階段後都會放棄,真正堅持下來的很少很少,”白鈺道,“剩下百分之一會思考創作的真諦,麵臨三個拷問靈魂的問題——我為什麼寫?寫給誰看?我想表達什麼?三個問題實質關係到創作最根本的核心,即創作動機、創作方向和創作理念。以前我參加文代會、創作座談會等等,經常聽有人這麼說——你寫現實小說嗎?這兒有件不公平的事給揭露一下;或者我單位領導太壞了給批判批判;或者現在體製機製社會製度嚴重不合理必須呐喊出聲等……問題在於,主持正義或自以為的正義不是作家應該承載的職能啊!作家的本質跟畫家一樣,筆端真實反應某個時代的剖麵,社會百態、風土人情、人際關係,冇有立場,冇有傾向,評價權交給讀者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好比《清明上河圖》,栩栩如生刻畫北宋都城繁榮場景,但有人非要說暗示北宋即將走向衰落,那也隨便;好比《紅樓夢》都說記載中國封建社會走向衰敗的縮影,可曹雪芹描寫腐朽的王府種種生活細節那個津津樂道,那個陶醉模樣,象在尖銳揭露大加鞭笞嗎?不會讓讀者洞察作者的內心,這纔是真正成功的作品。”

嶽明亮深深點頭:“很理解白書記的話,我會努力成為倖存的百分之一,有朝一日雙手奉上自己的作品。”

“要用化名,彆讓我出洋相啊。”白鈺笑道。

“必須的,必須的。”嶽明亮連聲道。

晚上十點半,馬昊來到辦公室,進門便一疊聲道:

“來晚了來晚了,剛纔討論下基層慰問活動方案,拖了會兒……白書記,那個智化零售果然問題不小,您真英明!”

“少拍馬屁!”

白鈺沉著臉道:“你以為吹捧我幾句就不追究美女行長了?她會不會拿了恒掌智慧商貿和鑫勳銀金融投資好處,一起玩仙人跳?那個田行長又扮演什麼角色?”

“跟她沒關係,沒關係,她隻衝著業績和獎金而已,”馬昊忙不迭幫她辯解,“主要那兩家公司水很深,根係都紮在碧海那邊;田行長更不知情,純粹想在新業務領域增添些亮點。”

“居然跟勳城傳統世家無關?蕭誌慶冇在裡麵插一腳?”白鈺奇道。

馬昊道:“鑫勳銀金融投資實際控製人是興港投資貿易都建嶸;恒掌智慧商貿股權設置更隱蔽,分為二級、三級、四級代持,目前居然冇查出幕後大佬身份。它在碧海的上線叫做海軒貿易,與另一家來曆不明的金融公司再加上碧海某地方小銀行合作搞了幾家智化零售網點,曉敏行長到實地做了考察,感覺投資方不是很用心吧,有些細節比較粗糙,調閱近六個月監控發現殘缺不全,加起來才一個月左右的量……”

白鈺手指輕叩桌沿,肅容道:“貓膩就在這裡!作為一家合格的智化零售網點,監控銜接、有序、齊全是最起碼要求,不然出了問題怎麼跟蹤分析?證明網點不正常開放嘛,完全為了應付檢查、考察等表麵文章。”

“曉敏行長連續調閱三家網點都有類似現象,她在業務方麵很認真的,”馬昊幫著誇了半句,“後來陪同人員也感覺不太好,解釋說碧海市民對智化零售方式不太感冒,所以冇能普及推廣開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